被裹挟的三

三星集团,一个关乎亲情与友情、权力与金钱的综合体,是韩国的荣耀,也是韩国的尾大不掉。

最终,在2018年2月5日,李在镕二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缓刑4年,并当庭释放。

1997年,三星副会长李鹤洙与韩国驻美大使洪锡炫的一段录音被曝光,这段录音显示,三星有计划向总统候选人李会昌提供一千万美元政治资金的丑闻,随着李会昌的落选及金大中的当选,这次丑闻被媒体公诸天下。

李承晚的逃亡,至死也没能再回到韩国,他的逃亡路,从复国到治国到失国,都伴随着逃亡。朴正熙被刺杀,让继任者们失去了对前任的打击报复。

也可能是想急于上位,毕竟入狱半年这么大的功劳一件。三星是韩国的三星,发迹于大邱,成长于汉城,最终业务覆盖韩国的方方面面,并贡献了韩国20%的GDP,是全球对国家贡献最大的企业,他控制了韩国的方方面面,影响着每一个韩国人的衣食住行,他在存储器市场以45%的占有率雄踞全球之首,在手机市场以22%的占有率雄踞第一,他还有建筑、船舶、保险、银行,甚至死后要埋葬的公墓,都有三星的影子。当时,在朝鲜的高利润行业,都已经被日本人没收,交由“朝鲜总督府”经营和管理,在大邱当地,有一家叫“朝鲜酿造”的酒厂,年酿造能力为旧制7000石粮食,由于内部分裂,管理经营不当,急于出售。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三星通过运作,先后购入韩一银行(1957年2月6日)、商业银行(1958年10月10日)和朝兴银行(1959年4月9日)30%-80%不等的股份,并实现绝对控制,与此同时,还先后接管了湖南化肥、韩国轮胎和三陟水泥等陷入困境的企业。1868年,因“走私案”入狱半年的李昌熙出狱,在所有人都觉得,李昌熙理所应当的成为三星掌门人的时候,李昌熙又神操作的把自己弄下去了。2月17日,李在镕遭到“亲信门”丑闻特别检查组逮捕,2月28日因行贿和挪用公款等罪名被正式起诉;8月,难以推却朴正熙重托的李秉喆,成立了韩国化肥,1965年,设计年产33万吨的化肥厂正式开建,1966年9月,在化肥厂马上就要竣工的关键时刻,仓库内进口的20吨OTSA原料未经当局许可,被卖给第一制糖,在转运途中被釜山海关截获。这3亿元,成为了李秉喆真正发家致富、叱诧风云的资本。之后,李孟熙顺利成为三星副总裁,李秉喆虽然辞职,但是依旧是“太上皇”,半年后,三星在李孟熙的带领下,业绩毫无增长,管理混乱不堪,三星的元老们一并向李秉喆告御状,李秉喆复出,李孟熙淡出管理层。即便是“无利可图”,在李舜根等人的苦心经营下,朝鲜酿造终于没有停产,并维持运营了下来。刚满半岁的李秉喆,出生在大邱市的一个文人家庭,自朝鲜灭亡后,大邱成为朝鲜独立运动的重要策源地,而李家正是这些人常出没的地方,李秉喆父亲李赞宇是1919年“三一运动”的重要支持者,这场运动的另一位重要组织人物,便是后来成为韩国第一任总统的李承晚。时任总统崔圭夏在全斗焕的压力下被迫下台,1980年8月27日,全斗焕作为唯一总统候选人参加竞选,在没有竞争者的情况下当选第11届韩国总统,韩国进入到全斗焕-卢泰愚长达13年的统治时期,这十三年,也是三星发展史上最为重要的时期,三星借此一举登上了全球半导体存储器产业的顶峰。1969年1月,三星电子成立,李昌熙又向总统朴正熙举报,李秉喆有“小金库”。

1953年6月,李秉喆联合其他几位股东,决定投资2000万新韩币,进军制造业;7月,朝鲜战争各方签订投资协议;8月1日,第一制糖成立,这是三星历史上“实业救国”的第一此尝试,刚刚停战的朝鲜战争,被裹挟的三三星留给了韩国百废待兴的社会现实,在物资匮乏且大量依赖进口的背景下,李秉喆成为了“发展进口替代的制造业以满足国民日用品需求将是韩国生存的唯一出路”的带路人。

12月27日,首尔高等法院召开李在镕和三星前任4名高管的二审结案审判,案件涉案金额达到了433亿韩元,为此,特检组方面建议法院判处李在镕12年监禁。

针对这次举报,韩国司法部门前后调查了超过半年,但最终得的结果是:行贿的事不了了之。

五天后,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驳回检方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批捕申请,决定不予批捕。检方对前三星未来战略室室长(副会长)崔志成、战略组组长(社长)金钟重的批捕申请也被驳回,原因是检方提出的逮捕嫌疑人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不够充分。

2013年,一本名为《三星内幕:揭开三星第一的真相》的书籍在台湾出版,其作者,便是2007年举报三星全球行贿案的律师——金勇澈。

三星最终是李家的三星,从李秉喆创立三星,设想的都是传子不传外,由于大儿子/二儿子的告发,最终传给了李健熙,在李健熙主导的“再次创业”的决策中,成功站到了半导体之巅,李健熙留给李在镕的,是一个庞然大物。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李秉喆在汉城的三星物产化为乌有。OTSA是尿素生产过程中所需的催化剂,也是糖精生产的原料,三星为此上交了2300万韩圆的罚金。3、苏福林 编著《百位世界杰出的企业家》.台北市:元华文创. 2018.09.原本是各取所需的事情,因为带有“举报”性质,成为了“埋”三星的坑。这怎么行,说好利润要分、股份要交,你李秉喆在这种情况下还敢搞小金库,随即朴正熙展开调查,结果是不言而喻的,李秉喆再次“破财免灾”,而这次举报,大公子李孟熙也有共同举报的嫌疑。1964年,朴正熙政府的第一个“五年计划”进入到了关键时期,一直饱受进口之苦的化肥业,急需一家国内制造业来实现“进口替代”。李秉喆选择回到大邱,李舜根不仅在战火中保住了朝鲜酿造,还为存下了三亿元的资金。李赞宇除了支持韩国独立运动,还与李承晚同为韩国独立协会的会员,这层关系,成为了后来李秉喆飞黄腾达的重要因素之一,当然,也是三星一致撇不开的政治关系的起源。张美花 译. 《别谋杀你的梦想:三星之父李秉喆传》. 北京: 中国友谊出版社. 2011.12.2020年6月4日,李在镕与前三星未来战略室室长(副会长)崔志成、战略组组长(社长)金钟重出庭接受逮捕必要性审查;但是神奇的地方在于,三天后,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驳回独立检察组批捕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提请,决定不予批捕。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遇刺身亡,12月保安司令官全斗焕发动军变,夺取军权。

三星太子由此得到了大赦,三星在韩国政商暗战中暂时得到了喘息,而回顾三星的发展历史,这家声名显赫的跨国公司和韩国的政治经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财阀经济,正式登上韩国历史的舞台,并成为了韩国经济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且深入到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

朴正熙利用这两次举报,将三星集团成功的收归国有,在政治裹挟的争夺中,李秉喆终于还是玩不过政治家。

在迎接李承晚的欢迎仪式上,李承晚对李秉喆说需要他为国家多做些事,并邀请他有空到他在汉城梨花府坐坐。

1957年10月,李承晚前来第一纺织,拜访李秉喆,给其留书“衣被苍生”,以示鼓励。

“他(沈一石)看出了上面有裕王反对,下面有你们抵制,知道要兼并百姓的田地已不可能,这才自己拿钱替皇上买面子买人心,以为这样做了就能自保。可他(沈一石)忘记了一条最要命的古训,历年来国库亏空,要么打百姓的主意,要么打商人的主意。现在百姓保住了,他(沈一石)焉能自保!”

1951年1月11日,李秉喆在釜山成立“三星物产”株式会社,决心让这个名字在韩国发光,不过其发国难财的行为,就不那么光彩,在一年之间,三星物产的3亿元资本变成了60亿元,增长惊人的20倍!

但是,随着1948年8月15日,大韩民国的成立,在国际局势的影响下,加剧了半岛的动荡。

朴槿惠及亲信门的发酵,成为了近5年来拖累三星的枷锁,这一枷锁,至今没有松动的迹象。

1996年,李健熙被指控在1989年和1992年向前总统全斗焕和卢泰愚行贿,被法庭判处两年监禁,缓期三年执行。

以偷袭珍珠港为标志而爆发的太平洋战争,成为了二战东亚战场的转折点之一,中国的抗日战争从这个时期开始进入到了战略相持后期,但是与转折相对应的,则是日本加快加深了对殖民地的掠夺和搜刮,朝鲜首当其冲,日本对粮食等物资,进行了管制,仅允许相关行业的企业对5%的产品进行支配,其余的要作为军饷而上缴,李秉喆的三星商会及其所经营的朝鲜酿造,很快便陷入到了无利可图的情况,李秉喆便将这些全部交由李舜根打理,自己回到了老家。

金勇澈的检举,让韩国精英人士无不人人自危,最终的判决,和行贿仅无半点关系,堪称离奇,更为离奇的,还是对李健熙的两次特赦。

李承晚的逃亡,并没有阻碍李家在韩国的发展,李秉喆的三星,便是在动荡的殖民统治下成立,此时时间已经来到了1938年,不知道是出于纪念19年前的“三一运动”还是其他原因,李秉喆将三星商会的开张时期选择在了3月1日。

第一制糖在上下一心和社会各方的支持下,用了三年时间,连同前后进入的几家公司,将白糖这个产业,进口从100%下降到7%,为韩国节省了200万美元的外汇,且将市场占有率一致维持在70%左右,这是李秉喆的成功,也是韩国的成功。

李承晚逃亡33年回国,能够获得韩国总统的职位,而且还能够统治韩国长达12年之久,除了美国扶持的因素外,李承晚与韩国本地的士绅阶层的关系、独立协会的关系、独立运动组织及参与人员的关系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而他归国后需要的大量的政治活动资金,也一定要有一个稳定的来源,李承晚选择了李秉喆一家,借助李承晚的力量,三星在战争中屹立不倒,还能大发国难财就不难理解。

2009年12月31日,李健熙获得韩国总统李明博的特赦,2010年3月24日,李健熙重回三星管理层。

执政已经5年的朴正熙,早就和李秉喆坑壑一气,这些事情可能在1961年李秉喆交“保护费”的时候,就已经定下来了。那就是朴正熙利用政治势力为李秉喆提供保护,李秉喆的三星负责走私相关货物。所获利润的一部分归朴正熙用作政治资金,另一部分三星自己留着当运营资金。

20世纪50年代中期,通过自身的发展、对外收购及政策性接管,三星集团已经初具规模,并成为了集生产、流通、金融一体化的韩国财阀。

李秉喆再次将三星商会及朝鲜酿造交给李舜根等打理,只身前往汉城,并于1948年11月在汉城成立“三星物产公司”。其主要业务其实就是进出口贸易,将韩国海产品出口到香港、澳门、新加坡等地,同时进口钢材、医药品、白糖、缝纫机和化肥等商品。成立仅一年的三星物产,就实现了1.2亿韩圆的盈利。

从2001年进入三星,历任常务助理、经营企划组常务、三星电子副社长兼客户总监、社长到2012年12月出任副会长,李在镕在父亲的隐蔽下,缓慢成长并逐步掌权,终于在2016年4月李健熙涉嫖案之后,进入理事会,并在10月份正式掌握公司决策权。

4、[韩]朴恩梦 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让三星折戟的事情,该来的迟早要来,何况,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李秉喆对于商业的第一次嗅觉,来自于日治时期的“朝鲜总督府”的一次资产变卖。事情败露后,李秉喆对次子李昌熙实施“家法”处理,并处以监禁,之后再没有出现在三星公开的信息之中,之后被“流放”美国,李秉喆对李昌熙放言:2016年4月收到匿名报料人提供的三星电子董事长李健熙涉嫖视频,韩国司法部门对此展开了长达两年的调查,最终还是不了了之。1961年6月26日,李秉喆回国,刚下飞机就被软禁,第二天,朴正熙接见了李秉喆,朴正熙和他见面的第一句话是“让你受委屈了”。金勇澈曝光了三星有组织、有计划的行贿行为,受贿者涵盖政府、议会、司法及媒体高层的众多韩国精英。三星是最早确立“家族继承制”的韩国企业,李家通过各种交叉持股的方式,牢牢的掌控着三星帝国。朴正熙这个玩政治的,成功利用了李孟熙对自己父亲的举报,联合媒体,揭发三星在全球范围内的走私情况,李秉喆和他的三星岌岌可危。这一时期政治方面趋于稳定,政策延续和执政时间较长。2014年5月10日,李健熙身患重症,住进医院,成为了太上皇,李在镕实质性的接管三星,直到今天。李秉喆得到消息后,以12万的代价,从朝鲜总督府手中将之买下,李秉喆用了一年的时间,将“朝鲜酿造”的产能提升到了万石,超过大邱其它七家酿酒会社,跃居第一位,并成为当地的纳税大户。

这次丑闻的主角李鹤洙是李健熙的得力副手,洪锡炫除了驻美大使的身份外,还是李健熙的小舅子,韩国《中央日报》前总裁。接受选举资金资助的李会昌,则是11月21日成立的大国家党总裁,1997年大韩民国总统候选人。而《中央日报》,则是1965年9月,李秉喆创办的媒体,一直是三星控制的舆论喉舌。

当人们以为这件事告一段落的时候,李秉喆的大儿子李孟熙,将事情的内幕举报到了青瓦台的桌子上,三星被爆以进口白水泥等建筑材料为名走私糖精原料。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李秉喆回到大邱,与当地其他几位实业家联合组成“乙酉会”,以维持独立后的大邱混乱的经济市场。10月16日,李承晚回国,回国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前往大邱,拜访李家,一个星期后,“大韩独立促成中央协会”成立,李承晚与李赞宇便是其中的主要成员,作为李赞宇儿子的李秉喆,自然受到特别的关照。

2018年12月27日,韩国检察官宣布暂停起诉李健熙,主要理由是他的“健康状况不佳”。李健熙的角色,在他独子李在镕的身上,被延续了下来。

2007年5月25日,韩民族日报刊发了篇报道,报道的内容是关于三星结构调整本部操作低价发行三星爱宝乐园可转换债券,这些内容其实并非机密,而是广为人知的事实。

同时以长子李孟熙患有“妄想症”的名义,准备将其关押到精神病院。李孟熙殊死相搏,以死相拼,才逃过这一劫,之后,李孟熙移居到了东京,后定居到了北京,而且还断了与李家的联系。

这次检举,在2008年7月16日有个结果,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而被起诉,最终被判3年监禁,缓刑5年执行。

同年9月,“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在上海通过合并、吸收组建而成,李承晚被联合推举为首任临时大总统,但是这个大总统,此时却还在美国逃亡,这一逃,除了短暂的回到上海一年外,连韩国的土地都没有踏上过,更为迷惑的是,李承晚逃亡的时间,前后加起来长达三十三年。

1910年8月22日,《日韩合并条约》签署并生效,朝鲜王国(大韩帝国)正式并入日本,朝鲜从大清帝国的朝贡国,变成日本的保护国,并在条约签订后,变成日本的一部分,成为日本的殖民地,朝鲜王国(大韩帝国)正式灭亡。

从小便与政治耳濡目染的李秉喆,造就了一身强大的政治嗅觉,这种对政治的敏感,使其成为韩国最为成功的“政商”。

但是三星的神操作,让这篇报道的撰写人,前三星的代理律师金勇澈下定决心揭露三星的丑闻。

1、[韩]李庆植 著;金香兰 译.《三星内幕:李健熙的传奇人生》北京:中国铁道出版社,2011. 12.

朴正熙上台后,最先清算的就是李承晚治下的商人们,孰轻孰重,谁打谁小估计朴正熙比谁都清楚,清算后谁能用谁半年用同样门儿清。借助内斗,朴正熙让李家分崩离析,并成功的获得了三星的股份,虽然国有的这一部分股份,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并美国为首的国际资本攫取,但是在当时,收归国有,是朴正熙五年计划的一部分。朴正熙时代的18年,算是政策延续最长的时期了。

三星也是美国的三星,三星电子官网显示,在美国上市的主体,美国投资者掌握着这家公司56%的普通股和89%的优先股。与此同时,主要股东及相关利益方、韩国国内机构投资者、韩国国内个人投资者却只拥有的三星电子普通股的比例仅仅是21%、19%和4%;韩国国内机构投资者、韩国国内个人投资者、主要股东及相关利益方各自拥有的三星电子优先股的比例仅占7%、4%和0.2%。

然而,随着1993年卢泰愚的下台,到1995年韩国开始调查全斗焕及卢泰愚涉嫌贪污超过40亿美元的案子,揭开了三星电子参与行贿受贿的一角。从战争时期,到和平时期,政治献金或者行贿,都是获得政治力量支持的重要手段,那些看得见的看不见的行为,成就了三星,也拖累了三星。

上台后的朴正熙,对李承晚治下的企业,开始了大面积的“调查”,或者说是“连坐”,并对11家财阀的27家公司的负责人实施逮捕,其中包括三星的副会长,之后,军政当局对外逃日本东京的李秉喆发出通缉令,敦促他尽早回国。为了“表忠心”,这些可查到的27家企业,以“补缴”的形式向军政当局缴纳了高达378亿韩元的税费,三星一家独占27%,而且还上交了前文中提到的三家银行。

全斗焕及其亲信卢泰愚主政的13年,是韩国半导体线年,三星帝国现代化的基石便起于此。然而金泳三主政时期对全斗焕及卢泰愚的调查,完全的引出了三星的引子,之后金大中接任后对竞争对手李会昌的曝光也让三星深陷其中。

随后,为了扩大“进口替代”的范围,李秉喆受命成立第一纺织,并于1956年5月2日投产,其目标是“用十年时间让全国的人都穿上韩国制作的西服”。

之后,三星电子成为韩国将电子工业作为出口战略型产业“八年计划”的实施主体,配合以京釜高速、现代重工项目为代表的第三个五年计划,韩国创造了举世闻名的“汉江奇迹”。朴正熙时代打下的重工业和电子行业基础,成为了日后韩国腾飞和引领全球半导体DRAM产业的基础,李秉喆和他的三星,虽然苟活,但是伟大。

这一年,李昌熙利用自身的职务之便,秘密搜集李秉喆的“违法”行为,并将这些材料罗列成册,写成请愿书递交给韩国总统朴正熙,朴正熙采用适当的方式,将请愿书事件透露出来,一方面让李秉喆知道他掌握的证据及材料,另一方面,肢解李家。

关键时刻,二王子李昌熙以三星“常务理事”的职务身份,将整个“糖精走私案”揽了下来,1967年4月20日,韩国化肥竣工。同年10月,李秉喆将公司51%的股份上交给了国家,并辞去会长的职务。他的长子李孟熙接任。

1961年,朴正熙发动五一六军事政变,终结了韩国自李承晚下台后无领导人状态的政局,朴正熙正式上台,韩国进入到长达18年的朴正熙时代。

8月25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判决李在镕贪腐等罪名成立,刑期5年,但是,李在镕并没有被收押,而是,当庭释放,因为李在镕的律师表示,要上述,而且还坚信“裁决会被推翻”;

政治家的嘴脸,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的丑陋,随后发生的事情,在李秉喆的斡旋下,虽然保住了三星,却“痛失了”两个儿子,我们简单的回顾一下,差点搞死三星的“走私案”。

并在成立后一个月,邀请了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时的好友李舜根前来帮忙打理商会,对,这个李舜根,在日本留学期间,除了学习,另外一个身份,是韩国留日的组织者之一,回国后,便成为了李秉喆三星商会的早期主要管理人员,主导了三星商会早期的管理与发展,而且,李舜根在管理能力之外的社会关系,让他成为了李秉喆的得力助手。

就在这个月的9号,据韩联社报道,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驳回了检方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批捕申请,决定不予批捕。

2、[韩]金勇澈 著;卓惠娟 译.《三星内幕:揭开三星第一的真相》.新北市:大牌出版,2013.01.

次年1月12日,负责调查总统亲信门的独立检察组传唤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全面调查李在镕是否利用行贿来谋取利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